為超生了死作見證-4

為了證明 「求道,經明師一指,得以超生了死」,我們徵求  100個道親,提供親人歸空時所示現迥然不同於一般人的實例,這是第4例:

死亡的一道曙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孟娟的分享

恐怖的死亡

    死亡,在小時候的記憶中是一件很恐怖的事,第一次看到大人辦喪事應是五六歲時吧,告別式中充滿哀號哭泣聲和大人們哀戚不捨的表情,奏著哀樂的樂隊後面掛滿十八層地獄的圖像,奶奶告誡我:「人活在世間不可以做壞事,否則死後會像這樣下十八層地獄…。」死亡,是令人噩夢連連最恐怖的事。

    小學時再度經歷外公、外婆的往生,舅舅、阿姨們忍住傷悲小聲商量著如何在斷氣前趕快穿上壽衣,免得斷氣後身體硬梆梆無法穿壽衣,那時就知道人死後會僵硬。也看到即使是好人也免不了死亡的痛苦,外公、外婆都是忠厚老實的好人,一生勤苦、樂於助人,在生命的末程卻受盡病痛的折磨摧殘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    高中時再一次目睹摯愛的爺爺臨終前如被囚禁牢籠般,身體無法動彈,不能言語,只能不斷流淚告訴我們他萬般痛苦不得解脫。

    「人生的句點都是這麼不完美嗎?」我在心中反覆的問,卻沒有答案,直到求道。

 

在大廈裡的佛堂

    國中畢業後我就到台北讀書,學校畢業後就留在台北工作,第一次求道是大姐問我:「我今天要去拜拜,妳要不要跟我去?」還記得我們是到敦化北路的一棟大廈,坐電梯上樓時我心想「拜拜不是去廟裡嗎,怎麼在大廈裡?」到了佛堂只見門口擺了很多鞋子,裡面每個人都好有禮貌,遞毛巾給我們擦手,開示道義講的都是論語孟子,而且講得很好。

    求道後第一次知道「超生了死」,原來死亡也可以不恐怖。但求道後卻沒有機緣修道,又過了好幾年一位同事帶我去她家求道,一看裡面的擺設和我第一次求道的地方一樣,才知道這就是「一貫道」,這一次我在這個佛堂開始了修道的旅程,卻很後悔太晚渡媽媽,直到她生命最末程才渡她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臨終求道

    以前聽到救護車的笛音,總是趕快讓路,深怕耽誤了急救的病患。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坐上救護車,送媽媽到醫院,一路上強忍著淚水不敢讓媽媽知道她已經到末期癌症的末期。

    母親是被誤診耽誤病情,一直到肚子都腫脹,在我一再要求下,醫生才為她斷層掃描。掃描的結果不必專業醫生我都看得出來,全身像蜂窩一樣到處都是癌瘤,早已擴散全身,醫生說不必治療,打嗎啡舒緩疼痛。

    淡水馬偕醫院有一層病房就是所謂的安寧病房,住在這裡的病患都只是在等待死神的召喚,嗎啡減緩媽媽的劇痛,卻無法減緩她的死期,看著這樣的母親是一種椎心泣血的痛。

    媽媽知道時日無多,說:「我們回家吧,回到自己的故鄉、自己的家…。」於是回到埔里老家,看著病到不成人形的媽媽,我終於鼓起勇氣說:「媽媽,很久以前就想帶妳去求道,怕您不高興不敢開口,我帶妳去拜拜,求仙佛菩薩保佑妳好不好?」媽媽用很虛弱的聲音說:「好!」

    於是緊急拜託道親聯絡了埔里的佛堂,安排媽媽求道。求道那天狂風大雨,佛堂在五樓,大弟背著媽媽,我和爸爸撐著雨傘,到佛堂全身都濕透了,我好害怕媽媽撐不過求道儀式,沒想到媽媽安然渡過長達二小時的求道儀式,還聽完三寶,求完道她第一句話說:「這道這麼好,為什麼到現在才帶我來?我回去要吃素了」我終於完成最大的心願,渡媽媽求道。

(在這裡感謝17年前埔里這個素昧平生的佛堂,特別為母親一人辦道,讓她臨終前來得及得「道」得以超生了死。)

 

不一樣的死亡-體軟如棉

    癌末的痛,再多的藥物都無法止痛,至親至愛也無法為她分擔,所幸媽媽求道後呻吟減少了,多了內心的平靜與接受命運的安排。

    媽媽是我心目中最美的女人,她是那麼的善良仁慈,在她生命最後盡頭,她放下了一生勞苦牽掛,展現了寧靜之美,接受往生的解脫。媽媽的歸空觸動了我對「道」不可思議力量的感動。

    我知道「求道」無法挽回媽媽已經毀壞的肉體生命,但是卻可以挽回她的心靈。媽媽歸空後身體柔軟,為我印證了「明師一指超生了死」,求道可以「天堂掛號地府除名」。

    死亡,不再是那麼的恐怖,死亡可以是解脫。

 

好走,不是偶然

    媽媽走後這十七年間又親眼目睹了不少道親的歸空,都是走得安詳,體軟如棉。包括前幾年公公歸空,他一生沒有信仰不信鬼神,只有求道。腦癌開刀的生死關頭,「道」成為他最後唯一的依靠。

    在歸空前一晚他同時托夢給最愛的二個孫子,夢中公公很愉悅的在和來接他的仙佛談話,他告訴孩子他要走了。第二天在趕去醫院見最後一面時,兄弟倆同時說出夢到爺爺的事,而且夢境一樣。

    他老人家也證實了道場常說「歸空時仙佛會來接引我們」的事實,即使如他這般只有求道,沒有修甚至沒有信的人都不例外。公公歸空八小時後從慈濟醫院移靈時,身體柔軟的程度可以說像麻糬一樣的軟,一般因為僵硬只需二人抬

(一前一後),公公身體太柔軟,一定要四人一起搬動(一前一後中間還要有二人扶住)。軟的程度就像睡著或被催眠的人一樣。

    所以好走,不是一種偶然,而是必然,百分之一百的必然。只要你所求的道是真的!

 

求道-同登法船共沾天恩

    經歷了這麼多的生老病死以後,深深覺得「求道」太重要了,於是我盡一切可能渡身邊所有渡得到的人來求道,因為我知道這是他們一生最重要的事。

    在這個「錢」是最大的信仰的時代,很多人只相信「錢」是最大的幸福與依靠,卻不知道在面對死亡的時候,錢是一點也派不上用場,唯有「道」在那時候能夠減輕你的痛苦,帶給你心靈的安寧,引領你走向解脫。

    能夠瀟灑自在的解脫生死苦海,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。

    祝福所有還未求道的人,早日破解疑惑,得到來自上天的救贖,願你和你親愛的家人朋友都能早日求道,同登法船,共沾天恩。

引用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s8SAgG2BERt4hRcZ3oU7FlzXbQg-/article?mid=5315&prev=5319&next=5287&l=f&fid=20 

創作者介紹

寶光建德天一道場遠德區

小道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