求道生死篇-100-7 有尊嚴的走,不僵硬腐臭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節錄自郭明義尚未出版的:一定要求道 100個理由       (初稿,尚在書寫修改中)

 

    這二年先後有四位道親很慶幸自己的媽媽有求道,對我說:「我媽媽走得很好、身體柔軟面色安詳、回復到她生病以前的樣子、像是化過妝一樣,我媽媽從來沒那麼好看過…。」

    而這四位往生者都只有求道,沒有做過修行、沒有吃素,彌勒佛還是遵守祂的諾言,接引他們回淨土,讓她們走得不痛苦,家人也很欣慰。

    很多人生前就安排好自己的告別式,自己要穿哪一件衣服,戴什麼首飾。但沒有人能夠掌握自己的死相,美女不一定能夠死得很美。

仙佛是我們的送行者

    隨著文明的進步,人們越來越重視要死得有尊嚴,2009年得到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電影「送行者」就是在描述日本人如何讓往生者留下美麗的最後形象,死者有尊嚴,生者也留下美麗的最後回憶。

    求道創造一種奇蹟,往生者不必化妝,自然面色如生,而且比生前好看。佛法並不主張對遺體過多驚動,怕擾亂往生者,所以那些化妝美化程序並不見得是往生者所需要的,反而是家屬所需要的。

    即使我們希望有莊嚴的「入殮」儀式來送我們末程,也未必能夠如願以償,還需要有關心、在乎我們的人,為我們做這種最後儀式。

    求過道的人就不需擔憂這些,仙佛菩薩已經為我們照顧一切。最神奇的是死了以後身體不會僵硬,即使經過冰凍,還是柔軟的。這是許多醫生、殯葬業者共同見證,因為太多道親都這樣示現,所以也不被視為奇蹟,而是一種現象。

    一貫道道親死了以後面相安祥甚至不必化妝都自然紅潤,身體柔軟,絲毫沒有恐怖相,可以說是許多人都知道的一個事實。

    我們終有一天要離去,你希望誰是你的送行者?你希望誰來為我們做最後的化妝?殯葬業者或是仙佛菩薩?

 

送行儀式

    這幾年我也為往生的道親做一個儀式,在入殮前為他們「抱合同」,將他們雙手在胸前抱合同(求道時傳的彌勒佛手印),每一個往生道親非但手很柔軟可以放在胸前,最稀奇的是還能兩手抱住不鬆脫,彷彿是自己握住一樣。

    這個儀式並不是為往生者而做,而是為家屬,讓家屬親眼看到有求道的人往生時和一般人是大不相同的,不必經過人工化妝,仙佛為我們做最美的妝點,不會僵硬令家人恐懼。

    人生最無法掌握,最難以承受的就是「死」這回事,萬貫家財也會死、英雄豪傑也要死、美女、天才…沒有人能夠倖免於「死」,人生的一切都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去實現、去爭取、去獲得,唯有「死」我們要如何努力才能免於恐懼痛苦?

 

最萬全的生前契約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我們一生都在努力營生,創造更美好的人生,卻沒有人為「死」做萬全準備,即使想要準備也不知從何下手,最多把遺產遺言交代清楚,也只是為別人準備而不是為自己準備。

    即使我們生前買好了「生前契約」安排好自己的身後事如何處理,也只是安排了自己已失去的身體、財產的處理方式,卻無法安排我們唯一還沒失去的靈魂、唯一和我們未來永續人生息息相關的靈魂的安頓。

    在我們死後身體如何安葬,實質意義不大,因為我們的靈識已經離開,身體已成我們靈魂不能住的破房子,不能穿的破衣服,將它裝飾得多華力也不能阻止它即將毀滅的事實。

    所以生前契約安排的只是我們遺體的後事,而不是我們靈魂的後事,唯有求道能夠穩當的安排我們靈魂的後事,安排好我們未來的旅程,確定是走向光明不是迷路也不是走向黑暗。

    石岡一位道親婆婆重病時坐輪椅來求道,不到一年就走了,非但身體柔軟,在炎熱的夏季,沒有放在冰櫃也沒有腐臭,完全印證道場所說的「冬不挺屍,夏不腐臭」。

    另一位道親的母親中風成為植物人,在植物人養護中心多年下來,四肢僵硬,手指頭蜷曲,像雞爪一樣緊縮,歸空後反而變得無比柔軟且安詳,抱合同毫無障礙,只因為在她中風以前有求道。

    不論我們要為自己或為我們至親至愛的人安排後事,求道是最重要的。

 

(好幾位道親願意提供他們的父母親歸空時體軟如綿的實例,我們會蒐集後一一po上來。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道親 的頭像
小道親

寶光建德天一道場遠德區

小道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